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娛樂八卦 > 拿什么給你,網絡“原住民”?科力普商城

拿什么給你,網絡“原住民”?科力普商城

2018-10-17 16:59

原標題:拿什么給你,網絡“原住民”?| “泛娛樂化”反思④

摘要:“原住民”是和互聯網同生同長的一代,他們對于互聯網的依賴感天然有別于“60后”“70后”“80后”。要對他們進行“引導”,前提是充分的理解和接納。只有在這個基礎上,才可能接近其想法,換得認同。年輕一代有年輕一代的習慣和方式,一味拒斥、拒絕溝通,甚至試圖將他們拉回到“前互聯網”的社會環境里,是不可能奏效的。

一有名人八卦,各路媒體就蜂擁而上掘地三尺;“主角光環”照耀下的宮斗劇無視歷史事實,卻照樣能得全民追捧;15秒一條的短視頻,可以讓人欲罷不能連刷幾小時……當碎片化、娛樂化的內容產品不斷占據公眾的日常生活,不斷擠占主流話語空間的同時,也在不斷影響人們的認知。如果人們接觸公共事件、嚴肅議題的機會變少了,關注的焦點不斷偏移,久而久之很可能對 “大事”“要事”漠不關心。



在伴隨著互聯網長大的網絡 “原住民”一代身上,這樣的狀況似乎更為明顯。



幾年前,有傳播學者把 “90后”“00后”為代表的青年人稱作網絡的“原住民”。這個群體中的大部分人,出生或成長在互聯網時代,有不少甚至 “還沒學會認字,就先學會了上網”。他們與互聯網幾乎形影不離,網絡浸入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,也直接影響了他們認識世界、看待世界和進行價值判斷的方式。



可能也是因此,諸如 “沉迷網癮”“虛實不分”這樣的問題,在“原住民”身上會顯得格外刺眼,也格外讓人憂慮。



美國作家鮑雷林曾在 《最愚蠢的一代》中用統計數據表明,美國的年輕一代因為執迷于娛樂和時尚,整體素質下降,具體包括語言能力減弱、專注力喪失,學業規范薄弱、知識貧乏等。其中尤為顯著的一點,是年輕人把大量時間投入虛擬的網絡活動,以至于喪失了安靜閱讀的能力。

這也是中國年輕一代面臨的現狀。雖說互聯網只是眾多傳播渠道之一,但它自帶的海量、鏈接等特性,無不加速了泛娛樂化擴散的速度和廣度,是要警惕“原住民”被數碼時代的各種娛樂消遣所淹沒。如若不加以重視,很難想象年輕一代的生活空間和精神世界會以怎樣的方式演化。

也正因此,今年上半年,教育部專門發布《關于做好預防中小學生沉迷網絡教育引導工作的緊急通知》,“緊急”二字足見迫在眉睫。從現有情況看,對“原住民”——尤其是未成年人的觸網時間施以必要干預,已是必要之策。

不久前,教育部等八部門聯合印發《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》,其中提到國家新聞出版署將對網絡游戲實施總量調控,控制新增網絡游戲上網運營數量,探索符合國情的適齡提示制度,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時間。這也屬于進一步引導“原住民”培養正確網絡使用習慣、為其創造良好環境的“技術手段”。



但除此之外,要做的還有更多。



“原住民”是和互聯網同生同長的一代,他們對于互聯網的依賴感天然有別于“60后”“70后”“80后”。要對他們進行“引導”,前提是充分的理解和接納。只有在這個基礎上,才可能接近其想法,換得認同。年輕一代有年輕一代的習慣和方式,一味拒斥、拒絕溝通,甚至試圖將他們拉回到“前互聯網”的社會環境里,是不可能奏效的。這也就意味著,無論教育、傳播還是文化浸潤,都需要在原先的基礎上,多考慮一些“年輕人的習慣”“年輕人的方式”,更要深究其背后的思想和心態。



尊重“原住民”,當然不是一味迎合。相反,在每個個體都可以成為信息、游戲的發布者、傳播者的時候,針對“原住民”特別是未成年人群體的內容生產與傳播,更需要設定一種門檻。

這種門檻,不是簡單基于成年人的判別和喜好,而是需要在有效溝通的前提下,更多傳遞符合一代人健康成長方向的價值觀和精品內容,并通過有效傳播——而不是簡單說教,去到達、去影響。至于那些有礙年輕一代成長,甚至公然違背社會道德、違反法律法規的內容,自然應當用法治予以堅決遏制。



更重要的是,給“原住民”一個“好世界”,終究要靠整體社會氛圍的培養。畢竟,網絡“原住民”們并不單單生活在網絡世界中,他們終究是現實社會的一部分,終究要受大環境的浸染和影響!胺簥蕵坊,也并非網絡空間獨有的產物,它在現實生活中的政治、科學、教育等領域均有呈現。

公眾普遍習慣了以輕松、消遣的方式去切入各個領域的各類話題,追求集體狂歡,不再崇尚主流等等,都是社會性的問題。而解決網上的問題,還是得在網下發力——從某種程度上說,網絡世界和現實世界是同步的,都需要從碎片化、娛樂化的語境中解脫出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