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地方聯播 > 小崗,與時代同行——“中國農村改革第一村”40年變遷的改革啟示黃帥近況

小崗,與時代同行——“中國農村改革第一村”40年變遷的改革啟示黃帥近況

2018-10-18 09:20

  新華社合肥10月15日電 題:小崗,與時代同行——“中國農村改革第一村”40年變遷的改革啟示

  新華社記者王正忠、劉羊旸、楊玉華、姜剛

  這是一群平凡農民書寫的傳奇,18枚“紅手印”開啟了中國農村改革的帷幕,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一聲春雷;這是一個普通村莊創造的奇跡,從40年前的“要飯村”變為今天的美麗宜居村莊。

  安徽小崗村,因改革而活,因改革而興。

   這是小崗村的稻田(9月26日無人機拍攝)。 新華社記者劉軍喜攝

 。矗澳陙,改革大潮奔涌浩蕩,小崗人雖一度也有彷徨徘徊,卻始終堅守改革初心,奮楫爭流,與時代同進步。

  恰似一個縮影,又如一個隱喻,小崗四十載的變遷正是中國改革開放發展的生動寫照,小崗的前進之路也證明了一個顛撲不破的道理:發展無止境,改革無窮期。

  改革決定命運:從“一聲驚雷”到“多點開花”

  金秋十月,地處皖東北的小崗村稻菽飄香,喜迎豐收。村頭改革大道兩旁的農業產業園正火熱建設;村里友誼大道兩側,農家樂、特產店林立,“大包干”紀念館、沈浩先進事跡陳列館引來南來北往的游客;一棟棟粉墻黛瓦的徽派小樓錯落有致,樓內自來水、天然氣、寬帶等設施一應俱全。

  “過去我們住的是茅草房,點的是煤油燈,燒的是柴草,做夢也想不到能過上現在的好日子!”站在自家的農家樂外,看著熙來攘往的游客,75歲的“大包干”帶頭人之一嚴金昌感慨萬千。

 。矗澳昵,干活“大呼隆”,分配“大鍋飯”,讓小崗村民缺乏生產積極性,“上工像綿羊,休息似倒墻,一年累到頭,還是餓肚皮”。為了吃飽飯活下去,1978年的冬天,嚴金昌等18戶農民憑借敢為人先的勇氣秘密商議分田單干,按下了“大包干”的紅手印,也定格了中國農村改革的起點。

   這是小崗村農民按下紅手印的“大包干”契約(資料照片)。 新華社發

  包產到戶明晰了農民的承包經營權,釋放了農村生產力!按蟀伞钡诙,小崗生產隊糧食總產相當于1955年到1970年產量總和;人均收入是1978年的18倍。

  以此為起點,從安徽到全國,從農村到城市,堅冰融化,大地回春,中國開啟了改革開放的黃金時代。

 。矗澳昀,中國從經濟總量居世界第十一位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改革開放深刻改變了當代中國的命運,而小崗也從“要飯村”變為“富裕村”,從當初一百多人的生產隊發展為有4173名村民的全國十大名村;村民人均純收入也從22元增長到去年的18106元。

  “在小崗一路看到的農家屋舍變化讓我感受到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巨大成就!辈痪们皝淼叫弲⒂^的意大利共產黨國際部協調員弗朗切斯科·馬林焦認為,中國共產黨的改革令人震撼,他用自己的具體行動讓人民感受到了生活的巨大改善。

  巨變的背后,是毫不動搖堅持改革開放、與時代共進步的發展軌跡。

   這是小崗村黨群服務中心(9月26日無人機拍攝)。 新華社記者張端攝

  小崗村黨委第一書記李錦柱的案頭擺放著一份“改革清單”,上面記錄著小崗這些年來實施的各項改革:稅費改革、土地確權、集體資產股份合作制改革、金融改革……

  隨著時代的變遷,小崗人發現改革不會一勞永逸,必須將“改革創新,敢為人先”的小崗精神不斷傳承發揚下去,面對新變化新問題,攻堅克難、闖關破障。

  面對土地流轉不規范的問題,小崗在安徽率先開展土地確權頒證試點,發出了安徽省土地承包經營權“第一證”;為了讓農民共享集體收益,小崗探索了集體資產股份合作制改革,讓村民從“戶戶包田”到村集體資產的“人人持股”,并于今年2月發放首次分紅。

  小崗村農民展示領到的《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》(2015年7月8日攝)。 新華社記者劉軍喜攝

  和改革開放同齡的小崗村民殷玉榮不久前也干了一件“敢為人先”的事兒,她牽頭組織所在村民組18戶農民簽訂了土地入股合作協議,探索“小田變大田”的規模經營新模式,讓農民手中的土地資源變資產。

  殷玉榮說,土地入股能破解粗放經營、產銷不對路等問題。她計劃把規整后的土地統一經營,水田探索稻蝦共生,旱地種植油菜,經營收益在提取少量公積公益金外,全部按股進行分紅。

  常講常新的改革蹚出了一條條發展新路,帶來了一波波改革紅利。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,小崗村總產值增長超過55%,達5.42億元;村集體經濟收入820萬元,比2012年翻了一番。

  “小崗村的改革實踐證明,大改革大發展,小改革小發展,不改革難發展!卑不帐∥母镛k副主任王飛說。

  從“一聲驚雷”到“多點開花”,這不僅是小崗的改革軌跡,更是中國改革不停步的“縮影”。

  改革并非坦途:從“認識起伏”到“人心思進”

  當年小崗人的創舉,使小崗蜚聲天下。紛至沓來的學習考察團,讓小崗所在的鳳陽縣不得不把學校騰出來接待住宿,小崗人在光環之下也一度陷入了改革的“快活三里”。

   小崗村小崗學校的學生在開展課間活動(9月27日攝)。 新華社記者劉軍喜攝

  “大包干”解決了吃飯問題,無工不富,要發展還得辦企業。當年起草“大包干”生死契的嚴宏昌對小崗錯過鄉鎮企業的發展浪潮耿耿于懷。在“大包干”后,他自費考察江浙經驗,動員村民們辦集體企業,但最終因意見不一無疾而終。當上全國標桿的小崗人覺得,是農民就該安心種地,“多打糧食才是硬道理”。

 。玻埃埃衬,“大包干”20多年后,小崗村陷入發展困境。全村人均收入僅2000元,低于全縣平均水平,村集體欠債3萬元,村里連續多年沒有選出“兩委”班子,亂建房、亂倒垃圾普遍……

  改革不會一勞永逸。在起起伏伏中,小崗人逐漸形成共識:“社會不斷發展,小崗得跟上時代的步伐才行吶!

  改革只有進行時,沒有完成時。

 。玻埃埃茨,在以安徽省第二批選派干部沈浩為代表的黨組織帶頭人帶領下,小崗村開始了艱難的“二次創業”。

   媒體記者在小崗村沈浩先進事跡陳列館參觀(9月27日攝)。 新華社記者才揚攝

  “沈浩書記來了后,做得最多的也是最難的事就是解放人們的思想!薄按蟀伞睅ь^人關友江說,那時小崗人“等靠要”思想嚴重,明知光靠種地刨不出金子,卻不敢嘗試其他產業。